相关文章

两会委员建议二级医院可改老年医院

来源网址:

  “站不住、挤不动、等不及、住不上”,这是老人看病就医的四大难。快乐老人报开通“全国两会民意直通车”以来,“看病难”是读者的诉求重点之一。本次全国“两会”上,“看病难”也是代表和委员们热议的话题,全国政协委员郑静晨建议,全国应大量设置独立的老年医院。

  期盼:市区多建人性化老年医院

  “老年人看病不知道有多苦,苦水倒不完”,家住北京市房山区73岁的闵福贵打来电话诉苦,“去市区的大医院看病,挂个号、缴几次费、排个长队就筋疲力尽了;去人少一点的北京老年医院,却远在五环外的郊区,坐公交去,单程就要花近三个小时,同样是受罪。”

  其实,闵福贵非常喜欢北京老年医院,医院考虑到了老年人方方面面的需求:随处可见无障碍通道;洗手间专门安装了扶手;挂号的电子屏幕显示仪上字号很大;挂号大厅还有两部轮椅……“要是政府给我们在市中心多建几个这样的老年医院,那就好了。”闵福贵说。

  建议:三甲医院增设老年病区

  记者采访全国政协委员郑静晨得知,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,他做了《解决老年病人住院难问题迫在眉睫》的发言,建议“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增设‘老年病区’科室,建立适合老年病人特点的单间病房,为老年人就诊各环节提供方便”。

  郑静晨指出,我国目前有专门的妇产科医院、儿童医院,但真正意义上的老年医院寥寥无几。他调查发现,北京市2001年将原北京胸科医院改为北京老年医院,但10多年过去,北京市仍仅此一家老年医院。“国家应将老年医院作为医院管理的一个新的分类,加大政府投入,独立建院,部分大城市二级医院可改造成老年医院”。

  针对老年性疾病花费大、消耗卫生资源多的特点,郑静晨还建议国家对老年人医疗收费项目和内容进行必要调整,制定相应的医疗收费标准。

  声音:医疗服务体系急需健全

  与郑静晨从“增加供给”角度解决老人看病难不同,不少专家建议国家健全医疗服务体系。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中医科学会针灸研究所副所长杨金生表示:“如果家门口都有服务机构,如果村医都是本科生水平,老百姓还用专门跑到大医院去看吗?肯定就近先看,看不好再逐级向上转诊。”

  中华医学会老年医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于普林认为,目前我国社区卫生机构的服务功能还比较单一,服务水平的不足使老年人对社区卫生机构缺乏信任,医疗需求仍向大医院倾斜。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胡飞跃则建议,三甲医院可采用分片负责制,定期对社区医疗机构进行业务培训,提高医疗水平,方便居民就近就医。(快乐老人报记者侯检 贺银河)